家乡的影子

??? 一大早,被“外面”的谈话声叫醒。猛然,觉得好熟悉,熟悉的声音:是大人们话说生活的谈天。不觉间,小时候邻居大娘嫂子的哈笑之谈在脑海翻过。

??? 小时候的星期天的早上,常常被他们的谈话喊醒。每每揉搓着眯睁的睡眼,看到厨房里冒着丝烟的的锅盖,心情异喜。那时,没有高耸的楼房,一切响声在乡村的空气里自由穿梭,显得嘹亮、绕长而没有半点渣滓,可比知了的歌唱。现在想起,妈妈、还有邻居大娘、嫂子的嘹亮声音无不展示了她们的年轻、活力,生活的满足、愉悦的心情。是啊,那时候,油盐不再成为关注的焦点,安全的住房不再是人儿的心结,生活显得分外舒适惬意,圆珠笔不再成为我梦寐以求的东西,我的学习也平添了不少激情、乐趣。

??? 好似梦幻!那些早已成为记忆长河中的一滴,还是引起我的思绪。再听听现实的声音,嘹亮但夹杂了太多的回音,显得特别刺耳、嘲哳。也难怪,阿姨们是在楼道里,不知一大早,她们有何商议。这点,回忆和现实的对比,令我怀念家乡的影子,简单、淳朴。曾听到这样一个说法:无论孩子离家多远,与父母分离多久,在他们身上终会找到父母的影子。当时,我对此是不屑思索的,但现在,我发现这是个不可掩饰的事实。

??? 小时候,我是觉得妈妈的嗓门儿太大。一点小事,经她一说,四方邻里都知道了。称妈妈是我家的新闻广播员再合适不过了,可令我担心的是,我做错事时,她依不怠职。我想,我可不会遗传我妈的这点,太让人难耐了。也许因此,从小时候,我的声音都以柔低为主调。但独自在外摸打滚爬了几年,我深深感到话声太低带来的苦恼。去年,在舅妈家住了一个月,舅妈对我妈说,俺都是大嗓门儿,这段时间也把小贝的声音带大了……可不是吗?表弟表妹们说话时,声调一个比一个高,我不调大嗓门儿,就闭门思过去了,嘿嘿!不过,也很感谢他们,带给我的勇气、为我提供大声说话的的环境。现在,没人再对我说:小贝,大点声;小贝,嘘…嘘!

??? 无论在哪里,我的身上都在渐显父母的影子。

??? 妈妈是个善良勤劳爱干净又爱唠叨的的家庭妇女。农活儿不忙时,她总会记得打理打理家什,给我们姊妹做几双鞋子,为小鸡鸡清扫园地、换换尿纸。平日里,我在学校。每次回家,都是拖着走了几里路的疲惫身子,带着一堆该见是水的衣物;带走的是妈妈一遍又一遍的嘱托,一件件清新干净的衣服。我曾以为自己是个懒蛋,可高中时,房东叔叔,总夸我说:小贝真勤快!去年清冷的秋季,我已离家几个月了,在网上和朋友聊天时,他对我说:哎,你可真能唠叨,比我妈还罗说。在姐姐家时,小外甥要听故事,我就一遍遍讲给你他,他听不腻,我也讲不厌;他挨吵了,撅着小嘴儿,我就安慰他,像是嘱托,不厌其烦。我想,小外甥长大后,也会说:小姨真罗说!呵呵!

??? 小时候,乞讨者,闯门入院要饭,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是司空见惯的。如果我在家,总会听妈妈的指挥,送给他们软绵绵的馒头。我很引以为自豪,比起那些立马关上堂屋门装无人的大婶儿,特别是他们看到馒头时的笑容,至今令我感动。

??? 如今,我已离家一年了,那些在我身上的父母的影子,总会在思念来袭时,给我些慰藉。

??? 我发现自己的确很勤快,也很简单。周末,我就成了我们室的志愿者,对于保持室内的清洁,我一向不惜体力、乐于去做。生活中,常发现有些朋友为了别人不经意的投足、或芝麻大的小事儿生闷气,那脸蛋儿一点都藏不住怒色。我觉得这根本就是自己找气受。人有两只眼睛,也有两个触觉吧。有时闭一只眼,关一个触觉,对人对事不那么敏感,也许就少些烦恼。有值得在意关注的重要的事情,何必在意那么多无聊的呢?只要心知肚明,事事求个天知,无愧,坦然,赢得心灵的优势,不是更好吗?记忆中妈妈很少动气或与人争纠,也许这是妈妈心中的理儿吧。

??? 家乡啊,对你越加怀念了。很欣慰有这个事实,我身上有你的影子,一生不离不弃。

  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biiyy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标签:家乡?影子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发表评论